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科技公司 > 正文

红楼梦里最不起眼的人,却是全红楼里唯一结局幸福美满的人!

2019-11-08 22:21  作者:admin 点击:次 

邢岫烟,《红楼梦》中邢忠夫妇的女儿,邢夫人的侄女。因家道贫寒,一家人前来投奔邢夫人,就在大观园迎春的住处紫菱洲住下。邢夫人对邢岫烟并不真心疼爱,只不过为了脸面之情。邢夫人甚至要求邢岫烟把每月二两银子的月钱省下一两来给她自己的父母,使得邢岫烟只得典当衣服来维持她在大观园的开支。邢岫烟生得端雅稳重,知书达礼,被薛姨妈看中,央求贾母作媒说与薛蝌,后嫁给薛蝌。《红楼梦》中对邢岫烟描写得不多,但其人却很值得敬重。在大观园的小姐群中,她是最穷的一个,而且是依附而来的,但她不慕虚荣,不怨天尤人,不做损害人格的事,过得恬然自得,极象一朵兰花在大观园中幽幽地吐着芬芳。她的超然淡泊,如野鹤闲云的性格,在某些方面是受了妙玉的影响。她与妙玉原是贫贱之交,又有半师之分,但却没有妙玉的那种怪癖。她待人平易,清贫而不孤高。"邢岫烟是邢夫人的侄女,她随父母来京投奔邢夫人,因生得端雅稳重而受众人疼爱。薛姨妈原来把她说与薛蟠为妻,但考虑到薛蟠的行止浮奢,怕糟蹋了这个好女儿,遂改为与薛蝌配婚。邢岫烟之所以同意这门亲事,并不是羡慕薛家的财富,而是因为见过薛蝌,确认他为人稳重可靠,情意暗合,是天生地设的一对。也许,岫烟和薛蝌是《红楼梦》里唯一一桩幸福美满的婚姻。邢岫烟家道贫寒,父母又是"酒糟透之人",她的二两银子一月的分例要供一两给父母,至使她捉襟见肘,但她没有向别人诉说,只偷偷拿棉衣去典了几吊钱使。前人曾有一篇《邢岫烟典衣赋》中写道:"当其失路依人,居贫寄食;生有仙姿,容无靓饰。簪金带玉,曾游绫绮之场;裙布钗荆,别具烟霞色。身如萍靡,移本无根;心与莲同,辟谁见着?"她有这种清贫的风骨,确实值得骄傲。岫烟在一首咏红梅诗中抒情言志:"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她的这种超然淡泊,如野鹤闲云的性格,在某些方面是受了妙玉的影响。她与妙玉原是贫贱之交,又有半师之分,但却没有妙玉的那种怪癖。她待人平易,清贫而不孤高。"松竹翠萝寒,迟日江山暮。幽径无人独自芳,此恨凭谁诉? 似共梅花语,尚有寻芳侣。着意闻时不肯香,香在无心处。"以曹组的《卜算子·咏兰》喻岫烟的气概和节操应是最恰当不过了。邢岫烟是一个不起眼的人物。当薛蝌,宝琴,李纹,李绮,邢岫烟五人组成的投亲队伍来到贾府,宝玉在袭人、麝月、晴雯面前绝妙口称赞前四人为“精华灵秀”,就是没有提到岫烟,可见岫烟是多么的不起眼了。贾母见了薛宝琴,甚是喜欢,便命王夫人认作干女儿,连园中也不命住,晚上跟着贾母一处安寝。还把“这样疼宝玉也没给他穿的‘金翠辉煌’的凫靥裘送给他”,贾母又是怎样对待岫烟的呢?他对邢夫人说:“你侄女也不必家去,园中住几天,逛逛再去。”其实并无真心挽留之意。邢夫人是她的亲姑母,也不理会她,只让凤姐看着安排,那凤姐对邢夫人也就是敷衍了事,顺水省事的把她放在了二姑娘迎春那里。迎春是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软弱的小姐偏有一群强硬不讲理的丫头妈妈,正如岫烟看到的“他那些妈妈、丫头,那一个是省事的?那一个不是嘴里不尖的”对岫烟这个无依无靠的外来的亲戚,更是没人放在眼里了。然而岫烟从容处之,宁可自己受委屈也不声张。在如此不堪的境遇中她以“省事”的态度应付“不省事”的,宁可自已掏钱打酒也要打点那些“嘴尖”的妈妈丫头,借以避开其毕露的锋芒。面对“酒糟透”那样不堪的父母,和“非真心疼爱”她的姑母,她也没有半点责怪和幽怨不平之意,还把微薄得连自已也不够用二两月钱送一两给父母。宝玉生日令人瞩目,向他拜寿的挤破了门,岫烟与宝玉生日相同,她却守口如瓶,一声不吭。后见湘云直口说出来,便“少不得要到各房去让让”,顺势与宝玉等一起过了一次华诞。她是看明白了人生,接受着本该接受的一切,对于人生她更多的是从容随和,乐以忘忧,安安静静过着自己的日子。邢岫烟戏份不多,不经意地一瞥,确实很不起眼,可《红楼梦》著名评家陈其泰却称邢岫烟为“书中第一流人物”,试问,邢岫烟当得起这样高的评价吗?当你细读深思,用灵性之眼从上下左右里外进行散点透视,由显而隐,迁想妙得,就会秘响旁通,伏彩齐发,你会幡然而悟:原来邢岫烟身上确实具备了作为“书中第一流人物”的各种素质。“黛岫钗合一”比“钗黛合一”更“兼美”不妨比较黛岫两人性格,彼此皆寄人篱下,黛玉哀叹忧伤,岫烟却坦然面对;黛玉见寒而悲,岫烟“冲寒先喜”;黛玉向往爱情尽情自由,岫烟追求生活的任运自在;黛玉是以针尖对麦芒,以刚对刚,逆世俗而孤行,岫烟则是以退让求省事,以柔克刚,顺世俗而从时。因此在人际关系上,黛玉频频失分,岫烟累累得分。再比较岫烟与宝钗两人性格,钗岫皆端庄稳重、随分从时,在世俗人际关系上皆有不错的口碑。宝钗耐得富,岫烟守得贫;宝钗仰仗富贵而施小惠笼络人心,岫烟以贫贱而不自卑,端雅的举止让人疼爱;宝钗有城府策略,而岫烟则淡定自然;宝钗表现出传统道德涵养,岫烟透射出传统哲学的神韵。如果人的性格色彩可用七色光谱来显示,那未黛钗置于两极,黛玉是热情的‘红色’,宝钗是冷艳的‘蓝色’‘晴为黛影’,偏于红,‘袭为钗影’偏于蓝,但邢岫烟既不偏红也不偏蓝,而是温润的“绿色”,与黛、钗构成了人格的三原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