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头条新闻 > 正文

读完红楼梦才发现,这辈子元宵节算是白过了

2019-11-08 21:11  作者:admin 点击:次 

在古典著《红楼梦》中,描写贾府的各种节庆活动,几乎涉及中华民族每一个重要的岁时节令。其中,关于元宵节风俗的描写,作者着墨颇小编这就带你感受一下《红楼梦》中极尽考究的元宵节。填新灯琉璃彩穗欲乱眼“只见清流一带,势如游龙,两边石栏上,皆系水晶玻璃各色风灯,点的如银花雪浪;上面柳杏诸树虽无花叶,然皆用通草绸绫纸绢依势作成,粘于枝上的,每一株悬灯数盏;更兼池中荷荇凫鹭之属,亦皆系螺蚌羽毛之类作就的。诸灯上下争辉,真系玻璃世界,珠宝乾坤。船上亦系各种精致盆景诸灯,珠帘绣幙,桂楫兰桡,自不必说。”——《红楼梦》第十八回林黛玉误剪香囊袋贾元春归省庆元宵《红楼梦》中详细描写贾府过元宵节,有两次。第一次是元妃省亲之时。元春晋封贤德妃,回家省亲,当时贾府处于极盛之时,整个荣国府装扮得花团锦簇、灯光灿烂,非寻常人家可比。贾府为了元妃省亲,不吝千金,只“下苏州聘教习,采买女孩子,置办乐器行头”和“置办花烛彩灯并各色帘栊账幔”的使费就要五万两银子,作者又写“一时传人一担一担的挑进蜡烛来,各处点灯”,言添灯之多。元妃进大观园,奢华之势扑面而来,“只见园中香烟缭绕,花彩缤纷,处处灯光相映,时时细乐声喧”,随后一路眼见铺天盖地、极致精美的花灯,俨然是身处一片琉璃珠宝之乾坤。就连在宫中生活、看过宫灯归来的元妃,尚且在“轿内看此园内外如此豪华,因默默叹息奢华过费”。第二次对元宵节的工笔式细描,出现在五十三回和五十四回,此次为贾家的家宴。与元妃省亲时重点描写室外之灯不同,此次作者对“灯”的描写转入大花厅:“两边大梁上,挂着一对联三聚五玻璃芙蓉彩穗灯。每一席前竖一柄漆干倒垂荷叶,叶上有烛信插着彩烛。这荷叶乃是錾珐琅的,活信可以扭转,如今皆将荷叶扭转向外,将灯影逼住全向外照,看戏分外真切。窗格门户一齐摘下,全挂彩穗各种宫灯。廊檐内外及两边游廊罩棚,将各色羊角、玻璃、戳纱、料丝,或绣,或画,或堆,或抠,或绢,或纸诸灯挂满。”——《红楼梦》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荣国府元宵开夜宴无论室内室外,两次对元宵花灯的描写,作者都不吝笔墨。写“灯”写出了贾府的大家气象,也给读者描绘出了一副元宵赏灯的巅峰想象图景。焕新颜珍器花茗满厅堂“这边贾母花厅之上共摆了十来席。每一席旁边设一几,几上设炉瓶三事,焚着御赐百合宫香。又有八寸来长四五寸宽二三寸高的点着山石布满青苔的小盆景,俱是新鲜花卉。又有小洋漆茶盘,内放着旧窑茶杯并十锦小茶吊,里面泡着上等名茶。”“又有各色旧窑小瓶中都点缀着‘岁寒三友’‘玉堂富贵’等鲜花草。”还摆出了价值连城的工艺品——璎珞“慧纹”,贾母对它爱如珍宝,“不入在请客各色陈设之内,只留在自己这边,高兴摆酒时赏玩。”——《红楼梦》第五十三回 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这一次,没有了元宵节元妃省亲时的政治意味和繁琐仪式,更多的呈现的是一派欢乐喜庆的气氛。十五日之夕,贾母命在大花厅上“摆几席酒”,“定一班小戏”,“满挂各色佳灯”。家宴上焚的是“御赐百合宫香”,小盆景俱是“新鲜花卉”,喝的是“上等名茶”,摆的是价值连城的“慧纹”,各色旧窑小瓶中点缀的是“岁寒三友”“玉堂富贵”等鲜花草。作者描写细致入微,即便是家宴,也处处可见大户人家的铺排与考究。猜灯谜猜谜传来五色笺“忽然人报,娘娘差人送出一个灯谜儿,命你们大家去猜,猜着了每人也作一个进去。四人听说忙出去,至贾母上房。只见一个小太监,拿了一盏四角平头白纱灯,专为灯谜而制,上面已有一个,众人都争看乱猜。”“贾母见元春这般有兴,自己越发喜乐,便命速作一架小巧精致围屏灯来,设于当屋,命他姊妹各自暗暗的作了,写出来粘于屏上,然后预备下香茶细果以及各色玩物,为猜着之贺”......——《红楼梦》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制灯迷贾政悲谶语在《红楼梦》第二十二回中,元春派人将所制灯谜命太监送出,又让众姐妹也作一个进去,这样往复数次,贾府一时掀起猜谜热潮。这一回中,灯谜出自元春、迎春、探春等人之手。而几个人所设灯谜,也颇吻合书中人物性格,同样也暗示了元、迎、探、惜后来各自不同的命运结局。元妃:能使妖魔胆尽摧,身如束帛气如雷。一声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爆竹迎春:天运人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因何镇日纷纷乱,只为阴阳数不同。——算盘探春:阶下儿童仰面时,清明妆点最堪宜。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风筝惜春:前身色相总无成,不听菱歌听佛经。莫道此生沉黑海,性中自有大光明。——(佛前)海灯拥有上帝视角的读者,读至此处心有戚戚。然而,若不论时代流转、人物命运,只论佳节与团圆,小说中所描绘的当时的那份景象——一家人围坐猜谜,有说有笑、有赏有罚——是何其温馨美满,怎不让人心向往之?链接“灯谜”也叫“灯虎”据说,灯谜在春秋时代就有,那时叫“隐语”,到汉魏时开始称“谜”,南宋时有人将谜语写在灯上,在上元节让人猜灯谜。南宋后,赏花灯、猜灯谜让元宵节的气氛热闹而温馨。由于灯谜都难以猜中,如同老虎难以被射中一样,所以也称为“灯虎”(也叫文虎)。传统灯谜的制作讲求一定的格式,需运用巧思才可以制出十分高妙的灯谜。放烟火爆竹东风夜放花千树《红楼梦》第五十四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王熙凤效戏彩斑衣”有一大段生动传神的描写。荣国府元宵夜宴众人酒足饭饱,看罢梨香院芳官一出《寻梦》,葵官一出《惠明下书》,文官等吹一套《灯月圆》,又即兴做了击鼓传梅游戏后,贾母便吩咐道:“他提炮仗来,咱们也把烟火放了解解酒。”“说话之间,外面一色一色的放了又放,又有许多的满天星,九龙入云,一声雷,飞天十响之类的零碎小爆竹。”普通人家过节,隔着窗棂看看窗外的烟花,有种不期而遇的惊喜。贾府过节,一家老小团坐庭中,放放自家的烟花。各有各的景致,各有各的乐趣。击鼓传梅春喜上眉梢第五十四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王熙凤效戏彩斑衣”描述了正月十五晚上,荣宁二府赏灯吃酒,笙歌聒耳,锦绣盈眸的场面。当时,凤姐见贾母十分高兴,便笑道:“趁着女先儿们在这里,不如咱们传梅,行一套‘春喜上眉梢’的令,如何?”贾母笑道:“这是个好令啊!正对时景儿。”于是大伙玩起了击鼓传梅。击鼓传梅一般叫做“击鼓传花”,此处因用的传递物是一枝红梅,故名。“春喜上眉梢”,则是利用“梅”、“眉”谐音,将“传梅”雅称作“喜上眉梢”。时值元宵,新春乍至,因冠之以“春”字。一人击鼓,众人传花,鼓声乍止之时,花在谁人之手,此人即作表演。这种游戏至今流传。看罢《红楼梦》中极尽考究的元宵节,有没有一种以往的节都过浪费了的感觉?不过有一点,你的确比古人幸福。按照传统礼教,古代妇女平日生活在深闺之中,只有元宵佳节时,才可名正言顺出门赏灯。于是,总有苦命鸳鸯借此时机相见幽会。而你,每天都可以约女神。(如果约得到的话)生活需要仪式感,何不就从这个元宵节开始?